菜单导航

陕西师范大学让古籍“活”得更精彩_大学mba

作者: 杨超月 发布时间: 2022年05月14日 09:43:17

8aeff01b-63fa-4b01-8175-3ab3e322aed4.jpg.1

陕西师范大学善本古籍珍藏室展柜。 本报通讯员 李公男摄

五月的陕西师范大学长安校区,洋溢着花草的芬芳。图书馆五层静谧的古籍阅览室,书香氤氲。一册册线装书籍、一张张泛黄书页,沉淀着文化,发酵着岁月。

“大家仔细看,《新唐书》和《旧唐书》,《新五代史》和《旧五代史》是不是各有千秋?”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郭海文教授让学生把史书从樟木书柜中“请出来”,用眼、用心感受每部书籍在编排体例方面的细微差别。

作为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陕师大图书馆馆藏古籍数量位居陕西省高校之首,达24万余册,其中善本1120余种、1.2万余册。所藏善本中,有15部入选《国家珍贵古籍名录》,51部入选《陕西省珍贵古籍名录》。

6223b979-6629-4566-977e-802457e91cc8.jpg.1

陕西师范大学古籍修复师正在修复古籍。 本报通讯员 孔冬摄

馆藏

让古籍“安家落户”

在陕师大图书馆有一件仅六页纸的无价之宝——《新刊国朝二百家名贤文粹》,这本书是20世纪50年代任天夫先生用10元钱为学校图书馆买回来的。如今,这本刻于南宋、蝴蝶装(一种古书的装订方法)的宝物,是学校图书馆收藏的唯一宋版书。

年近百岁的任天夫先生回忆起当年采购古籍的情形,感慨万千:“去北京南京,到苏杭上海,究竟跑了多少地方,难以统计;寻大书店,淘小书摊,究竟买了多少图书,无法记清。有多少图书是用自行车带回的,也说不清。自行车换了一辆又一辆,车带换了无数条,车胎补了无数次。”

除了购买,不少馆藏古籍来自捐赠。翻阅古籍,会发现很多图书上钤印着“郭子直先生赠书”。1956年,郭子直先生将自己一生收藏的古籍善本、碑帖、图书、刊物等793种共计3900余册文献全部捐赠给图书馆。

ceb8dee3-0ca2-4742-ab6b-2f458ec039d0.jpg.1

陕西师范大学致知楼纸质文献修复与保护研究室操作台上的“十八般兵器”。 本报通讯员 贾举摄

“陕师大教授、语言学家和书法家郭子直是文史方面的专家,在文献收藏之前就经过遴选、鉴别,因此这批文献的价值很高,其中包括多部善本。”陕师大图书馆流通阅览部副主任胡明丽介绍。

“在让馆藏资源更好地服务于教学科研方面,曾担任学校古籍整理研究所所长的黄永年先生发挥了重要作用。可以说,他开启了特藏资源的整理研究之路。”陕师大图书馆馆长沙武田教授说,黄永年先生毕生躬耕,先后撰写了《唐史史料学》《唐代史事考释》《文史探微》《古籍整理概论》《古籍版本学》等多部著作,是古文献学学科的一代宗师。

“馆内古籍收藏涵盖经史子集四部,其中地方志文献较为丰富,尤其是陕西地方志比较完备。另外,馆内还收藏有较多的关学文献,关学文献整理出版的标志性成果《关学文库》所依据的多个版本都在这里。”提起馆藏特色资源,从事古籍管理工作十多年的陈典平博士如数家珍。

修复

让古籍重现光彩

古籍修复,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

在陕师大致知楼纸质文献修复与保护研究室操作台上,摆满了镊子、裁板、补书板、毛笔、棕刷、排刷、裁刀、刮刀、剪刀等“十八般兵器”。拷贝台上平躺着正在接受“手术”的残卷,木架上整齐堆放着丝网和各类纸张,桌上等待修复的古籍一字排开。

年轻的古籍修复师武栋在筒子叶背面涂抹糨糊,将配纸轻轻覆盖在虫洞上,再用镊子将虫洞周围多余的配纸轻轻撕去。半小时过去了,这张筒子叶的两个虫洞尚未完全修复。

“古籍修复是个慢活、细致活,我们的职业有点像外科医生,‘病人’就是这些伤痕累累、‘生命垂危’的古籍。看到一本本古书‘起死回生’,那种成就感是无法替代的。”谈起自己的工作,武栋滔滔不绝。

修复古籍一般要经过拍照、拆线、固化、清污、测酸、脱酸、清洗、修补、装订、装盒等十余道工序。武栋说,每次拿到一本需要修复的古籍,针对不同的材质及破损程度,修复师们都要“集体会诊、对症下药”,制定不同的修复方案。修复一本破损严重的古籍,常常需要数月甚至数年时间。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