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振阳公学举办陈忠实逝世三周年追思会

作者: 杨超月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2日 06:18:41

p95cc8q7.jpeg

  “先生之风,高山仰止 ”4月25日,在振阳公学举办的陈忠实先生逝世三周年追思会上,参会人员总是不由提起这句。

  2002年10月起,振阳公学成为陈忠实创作生活的重要根据地,直到2019年4月29日,73岁的他因病逝世。陈忠实的女儿陈黎力、振阳公学党委书记赛云秀、省作协副主席李国平、文学评论家邢小利、振阳公学教授刘炜评、西安音乐学院教授仵埂及振阳公学人文学院的教师、学生悉数到场,回忆与先生交往点滴,追忆先生的君子之风。

  赛云秀指着大屏幕上一张和先生在书房的合影说:“陈先生坐在沙发上,我坐在对面高于沙发的座椅上。好多人看了照片,都说我该和先生交换座位。当时,我其实3次谦让请先生坐在高处全被他回绝,他还说‘我就爱坐在涡涡里头’。”赛云秀还建议陕西文艺界人士应致力于再翻拍《白鹿原》这部民国时代的活字典。

  石油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王心剑则回忆当初已成名家的先生如何谦逊地接待他这个无名的文学爱好者,呵护他的爱好兴趣,甚至拿自己的钱帮他投稿的情形。

  李国平含泪说先生的离世给他带来了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伤痛,至今也没有写任何一篇怀念的文章,因为觉得人生最宝贵的感情应藏在心里,话还没落,他再次趴在桌上痛哭。

  文学评论家邢小利认为,尽管先生已逝世3年,但他仍活在人们心中。先生人的风范、文的风范都值得被记录、被研究。他认为《白鹿原》是记录共和国历史的“活化石”,认为先生曾提到的“人格、思想、情怀、境界与作家创作的关系,即作家必须有思想才能穿透现实迷雾、历史烟云发现事件本质”的论点值得被更加重视。

  刘炜评认为我们不仅要怀念先生,还应思考先生为何会被怀念即挖掘先生成为先生的不二法门。另外,他重提先生的“剥离说”,尤其是剥离奴役自身生命主体的力量后,该寻找、建立什么,这是先生未完成的探索。

  陈黎力感谢石油大学举办的这次追思会,说她来会场走的那段路正是父亲当年来学校的那段路,她每每踏上心中都有无限感慨。

  每个4月末,让我们延续思念,继续纪念。当然,纪念不该只在4月,先生的高山景行应常驻在心间,激励着我们。

  华商报记者 付启梦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