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曾光:变异毒株正挑战防线 广州“零号”病人或_大学的排名

作者: 杨超月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13日 10:43:53

在与新冠病毒作战的一年半时间内,人类寄希望通过公共卫生防控手段以及疫苗手段来阻断它的传播。但是,事实却并不是那么容易。从目前的情况看,无论是公共卫生防控手段还是疫苗手段所建起的防线,都在遭受新冠病毒攻击。


“新的变异毒株正在挑战我们国家的防线,也在攻破东亚、东南亚等其他国家的防线。它在攻破公共卫生防控防线后,又开始挑战疫苗防线。”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对第一财经表示。


当防线被突破后,未来该如何防控?

曾光:变异毒株正挑战防线 广州“零号”病人或_大学的排名

曾光:变异毒株正挑战防线 广州“零号”病人或_大学的排名

变异不断出现


新冠病毒为了生存,不断变异。从变异株阿尔法(Alpha B.1.1.7 )到贝塔(Beta B.1.351),再到伽玛(Gamma P.1)和德尔塔(Delta B.1.617.2),每次变异,都携带着更强的传播力。


最新的研究表明,德尔塔变异毒株比造成英国上一波疫情的阿尔法变异病毒的传染率高40%。


据英国公共卫生部发布的消息,到6月3日,英国检测的感染德尔塔变异毒株的病例自上周以来增加了5472例,达到12431例,已经占了英国检出毒株的73%,超过阿尔法变异毒株成为英国的主要新冠病毒变体。


而在中国,自5月21日发现了一位感染德尔塔变异株的郭女士之后,半个多月,确诊了115例感染者。


曾光认为,我们不得不看到,新冠的变异毒株正在颠覆人类的防控。与病毒做斗争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没有疫苗的情况下,主要靠公共卫生防控政策;第二个阶段是从今年1月份开始,进入疫苗防控阶段。但遗憾的是,进入疫苗阶段后,病毒在变化,变异不断出现,防控策略也应该随着变化。


这四株对人类影响较大的新冠病毒变异毒株,每一株变异的时间均发生在疫情爆发期,疫情越严重,病毒变异的机会越增加。


据曾光介绍,新冠病毒的变异趋向是更易于传播,且不容易辨认。比如第一阶段防控比较好的越南等地,这次也是很严重,过去守得住的防线,现在都被突破了,目前韩国、日本也出现流行趋势。


从全球疫情发展看,曾光认为,在攻破防线的国家中,大多为接种疫苗不足的国家。当然在中国,也有接种一剂后感染的病例出现,因为疫苗并不是100%保护,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是正常的,不过我们应该看到,这是变异毒株对疫苗发起的挑战。


“疫苗总体来说表现还不错,我们国家只要加紧接种疫苗,把接种率搞上去,特别是口岸城市要集中力量提高,虽然病毒有入境风险,但不会传播开。”曾光表示。


不过,曾光认为,接种疫苗必须全球一盘棋,如果单纯一个国家疫苗全覆盖,依然阻挡不了新冠病毒的变异。一旦变异,就会挑战疫苗防线,这场人类与病毒的博弈会是一场持久战。


据了解,中国目前已经接种了7亿多剂,供国际3亿量。目前,世卫组织已经把科兴中维、国药中生的新冠疫苗纳入紧急使用清单。


疫苗防线的有效性与换毒株


自新冠疫苗出生之后,科学界关注的重点便是能否应对已经变异的毒株,疫苗是否有效?


6月2日,在博鳌亚洲论坛全球健康论坛第二届大会上,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张文宏表示,目前所谓的病毒变异并没有对疫苗产生逃避,疫苗非常好用。不管是mRNA的或者腺病毒的疫苗,根据世卫组织刚得出的结论,对所有的重要突变包括印度的突变株,全部可以保护。


不过,对于新冠变异毒株,特别是起源于印度的德尔塔变异株,中国的新冠疫苗数据并不是很多。


根据科兴中维在巴西一小镇的数据,科兴中维的新冠灭活疫苗接种两剂后,对伽玛变异株的免疫效果很好,接种人群达75%的比例后可以阻断传播,建立免疫屏障。


5月28日,南京大学鼓楼医院在《柳叶刀传染病( Lancet Infect Dis)》上发表了科兴中维新冠灭活疫苗接种者血清对多种突变株的中和活性。该研究评估了93名科兴中维灭活疫苗接种者血清对阿尔法、伽玛、贝塔等变异株的中和作用。研究发现,接种两剂科兴中维的新冠灭活疫苗后, 82%的血清样本能够中和野生型假病毒;接种后血清中和阿尔法突变株假病毒同样有效,对伽玛变异株活性稍有降低,但仍有具有保护作用,对最受关注的南非出现的突变株贝塔同样出现了中和活性降低,但仍具有保护作用。


你是否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