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国防大学联合作战学院教授胡晓峰:把“棋路”_美国水牛城大学

作者: 杨超月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16日 13:53:40

八一建军节前夕,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签署通令,为国防大学联合作战学院高级工程师胡晓峰记三等功。

当《新闻联播》播发了这条消息后,胡晓峰陆续收到同事、学生和亲朋好友发来的祝贺。

第二天清晨,他又准时出现在兵棋大楼的办公室,一如往常开始了繁忙的教学与科研工作。

“我只是兵棋研发团队的一枚‘棋兵’。荣誉属于团队,属于集体。”胡晓峰说,一名军队科研工作者的本职,就是对标习主席关于科技强军的一系列重要指示要求,为培养和造就更多联合作战指挥人才贡献智慧和力量。

强军路上一“棋兵”

——记国防大学联合作战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胡晓峰

■解放军报记者 罗金沐

国防大学联合作战学院教授胡晓峰:把“棋路”_美国水牛城大学

胡晓峰(中)在指挥远程异地战役对抗演习。照片由作者提供

把“棋路”延伸到战斗力生成的最前沿

走路快、说话快,身材魁梧、雷厉风行,鼻梁上架着眼镜,既有军人干练作风,又有学者温雅风范,这是胡晓峰给人的第一印象。

胡晓峰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军校大学生,大二时成为钱学森所创立的国防科技大学系统工程专业的首批30名学员之一。

1997年调入国防大学至今,他一直在京郊红山脚下的兵棋研发实验室指挥着“千军万马”。

他带领团队锻造的“金戈铁马”,都是由计算机模拟出来的,是一组组具有真实数据支撑的代码。

“我们就是要不断调整设计,力求无限接近真实的‘第0.99场战争’,把‘棋路’延伸到部队战斗力生成的最前沿。”胡晓峰说,不再让一线指战员“纸上谈兵”,这是国防大学兵棋团队的使命。

兵棋,是古今中外模拟和推演战争的工具。春秋时期就有公输班“解带为城”的传说,《后汉书》更有“聚米成山”的记载。

人类社会步入信息化时代后,计算机模拟兵棋系统登上历史舞台。

2002年12月,一场激烈的“战争”,在卡塔尔多哈郊外大漠中悄然展开。然而,这并不是一场真枪实弹的较量,而是美军利用兵棋系统举行的“内窥03”演习,是“打伊倒萨”的彩排。

“在新军事变革的今天,从实验室中学习战争,从未来中学习战争,已成为时代发展的新潮流。”胡晓峰敏锐意识到,计算机仿真与人工智能是一把双刃剑,它为兵棋研发带来了新契机,也带来了新挑战。

作为世界六大仿真难题之一,战争模拟也一直是各国竞相追逐的领域。在军事外交中,西方军事强国一直将兵棋系统列为“不予交流项目”。

“模仿走不远,依赖引进行不通,我们必须坚持自主创新。”2007年,刚过50岁的胡晓峰放弃了熟悉的研究领域,正式转向充满挑战的兵棋战场。

下好人才培养“先手棋”

从最初不到10人的技术攻关,到中期近百人的研发协作,再到与校内外数十家几百名科研人员组队前行。

在胡晓峰带领下,国防大学兵棋团队连续取得累累硕果:它先后完成了600多类军事规则模型的设计,还研制出30多个战略战役演习子系统,以及三款战役兵棋想定作业系统,构建起我军兵棋理论和技术应用体系。

2019年,国防大学兵棋团队突破科研“拐点”,成果出现“井喷”。其中,某重点科研项目顺利攻关,开创了我军战略规划精准量化评估的先河。

“一个团队最可贵的不是业绩,而是人才;下好人才培养‘先手棋’,才能‘棋高一招’。”在国防大学,胡晓峰以爱才、惜才闻名,至今流传着他不拘一格用人才的一个个故事。

当年,获悉国防大学将组建作战模拟团队的消息,吴琳博士正在海军一所军校读书。他给胡晓峰写了一封长长的“毛遂自荐”信。

胡晓峰决定给吴琳一个面试机会,并准备了5个问题。这是专门为一个人进行的面试。当吴琳回答到第3个问题时,胡晓峰已决定将他调进国防大学作战模拟团队。

吴琳果然不负众望。兵棋系统开发的初期,一个被认定需要10个人、3个月才能完成的项目,吴琳“四两拨千斤”——一个人只用了半个月就超额完成了任务。

30岁刚出头时,吴琳就被评为国防大学最年轻的教授,并成功问鼎“中国青年科技奖”“求是奖”等。

“我最欣赏他敢于向学术权威和惯例挑战、从不向困难低头的那股劲儿。”眼看着以吴琳为代表的一大批青年科研工作者从“毛头小子”成长为顶梁柱,胡晓峰由衷地感到欣慰。

2019年,吴琳被任命为国防大学联合作战学院某中心主任。

张国春是胡晓峰的另一名得意弟子,不幸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积劳成疾病逝。2019年,张国春同志被中宣部授予“时代楷模”荣誉称号。

“我们纪念和缅怀张国春同志,不只是流下痛苦的眼泪,更要学习他献身强军事业的精神。”对于张国春的英年早逝,胡晓峰一直感到惋惜。

“棋兵方阵”正在崛起

“我现在的任务就是,把年轻人扶上马、送一程。”63岁的胡晓峰已经延期3年退休。

在逐渐卸去所有领导职务后,胡晓峰还主动给他的学生们做起科研助手。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