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她从2万篇论文中挑出造假图片,只凭一双肉眼_大学的ppt

作者: 杨超月 发布时间: 2021年07月22日 09:23:59

到目前为止,职业学术打假人 Elisabeth Bik 以一己之力筛查了数万篇论文,搜寻有篡改嫌疑的图像,她是如何踏上这条道路的?

她从2万篇论文中挑出造假图片,只凭一双肉眼_大学的ppt

Elisabeth Bik 图片来源:Gerard Harbers, CC BY-SA 4.0

原作 Ingfei Chen

翻译 周舒义

编辑 魏潇

2019 年 6 月,微生物学家 Elisabeth Bik 对抄袭这个话题萌生了好奇心。她之前读到过科研中的弄虚作假问题日益严重,便心血来潮,好奇是否会有人剽窃自己的工作。一天,Bik 用谷歌学术搜索了自己论文中的一句话,结果发现一本不起眼的在线书籍未经许可就照抄了她的一些句子。她把这本书同一章的另一些句子粘贴到搜索框,发现其中一部分竟然也是从其他科学家的著作那里抄来的。

Bik 是个有条不紊、细致周密的人。整个周末,她仔细分析了这一章内容,将抄袭文本用不同颜色高亮标注并分门别类,发现它们来自 18 处未注明的来源。从此,搜查抄袭成为了 Bik 的一种爱好。在作为美国斯坦福大学研究员的业余时间里,她开始在谷歌学术上搜寻更多的案例。很快,Bik 就找出了 30 篇造假的生物医学论文,其中一些还发表在备受推崇的期刊上。她给期刊编辑发了电子邮件,一些文章在几个月后遭到撤稿。

2019 年 1 月,当 Bik 浏览一篇可疑的学位论文时,文章中的图片引起了她的注意。这些图片是蛋白质印迹(Western blots)图,来自不同样本的蛋白质呈现深色条带状依次排列其上。Bik 觉得其中一条蛋白质条带看起来眼熟——它的一端有一个饱满的小黑点。在论文的另一处,她发现同一条带被伪装成来自不同实验的数据,被翻转后再次出现。Bik 继续寻找,找到了十几处复制粘贴或者巧妙篡改的痕迹。她了解到,这篇学位论文由美国凯斯西储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的一名研究生撰写,已于 2010 年作为两篇期刊文章发表。

有缺陷的图像不一定会把科学研究的主要结论全盘推翻,但它会是一个信号,表明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在 Bik 看来,重复或篡改的图像对科学的破坏力可能比抄袭更甚。

Bik 决定在开放获取期刊 PLOS One 上筛查一些新发表的研究。她在浏览器标签页中打开了 15 篇论文,然后略过文字,开始比对文中的图像。在几个小时内,她检查了大约一百篇论文并找出了被重复使用的图像。"这很快就让人欲罢不能," Bik 操着浓重的荷兰口音告诉我。一些重复问题可能是无辜的——也许是一位科学家在满满当当的文件夹中搞混了图片。Bik 知道上述重复不可能出于偶然,但她也不想错误地将一位学者同行牵连到不正当行为中。她向发表这两项凯斯西储大学研究的期刊发送了礼貌的电子邮件。编辑最终回复了她,承诺会就她的关切进行调查。然后六个月过去,却没有进一步的消息,Bik 受阻了。

2019 年,三位科学家创建了 PubPeer 网站,研究人员可以在上面评议彼此发表的工作。在 Bik 看来,将她的发现在网上公之于众可能是越界了:质疑论文数据完整性的传统方式是与作者、期刊或大学进行私下交流。但她还是注册了一个匿名帐户。针对这两项凯西储斯大学的研究,Bik 写道:" 我对这篇论文中的一些配图表示关切。" 她上传了重复图片的截图,把关键区域用红色或蓝色方框清晰标出,并点击了提交按钮。

科学出版是一条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产业。仅在生物医学领域,每年发表的论文就超过了 130 万篇;在全学科领域,更有超过 12,000 种知名期刊。此外还有数以千计的网络期刊为了稿件处理费,不惜在经过虚假同行评审后发表垃圾透顶的稿件。与此同时,由于互联网降低了期刊的开办门槛,科学的发展越来越依赖于发表更多的论文。

2019 年 3 月,Bik 53 岁,她决定辞去工作,全职从事学术打假,并开设了名为 " 科学诚信文摘 "(Science Integrity Digest)的博客。在过去的六年半时间里(在此期间她从咨询和演讲中获得了一些收入,并接受了一些众筹),Bik 已经鉴别出 4,900 多篇包含可疑重复图像的论文,并将它们记录在一个电子表格中。在 Twitter 上,有超过 10 万人正在关注她的 " 爆料 "。

她从2万篇论文中挑出造假图片,只凭一双肉眼_大学的ppt

Bik 最近的一条推文

Bik 和两个兄弟姐妹在荷兰的豪达(Gouda)长大。八岁时,Bik 想要成为一名鸟类学家,会花几个小时用望远镜寻找花园里的鸟,并记录看到的所有种类。Bik 矢志科学,后来获得了微生物学博士学位并搬到了美国。当时她的丈夫、光学工程师 Gerard 在硅谷找到了一份工作。进入生物技术行业前,她在斯坦福的实验室里花了 15 年时间研究微生物组。

你是否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