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王攀招生资格被撤后首发声,陶崇园姐姐说他仍_中外大学

作者: 杨超月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13日 17:18:54

凤凰新闻客户端 凤凰网在人间工作室出品

2020 年末,王攀再次被推向公众视野。11 月 20 日,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院官网发布了一则《武汉理工大学 2020 年通过硕士研究生招生资格审核教师名单公示》。网友发现,王攀的名字赫然在列。遭到舆论一致声讨后,武汉理工大学微信公众号于27日晚间发布了情况通报:“……决定该教师的硕士研究生招生资格不予通过。”

得知公示被撤时,已经很晚了,王攀想的是“千万不要影响睡眠。”近几年,他调整了生活作息,清晨由做运动改为听音乐。他自封为武汉理工大学“见微知著”校友群的义务音乐编辑。11月28日早上6点30分至6点48分,他在群里转发了6首歌的链接,其中包括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和蔡国权的《顺流逆流》。王攀认可的音乐是意境悠远、积极向上的,一如他对自我的认知。

然而,在陶崇园姐姐陶小庆眼里,王攀一直是恶魔。她的愤怒延续至今:“王攀对我家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原本我家可以很幸福。”

王攀不用微信。11 月 30 日中午,他与在人间作者约定在武汉理工大学南湖校区附近某酒楼见面。

下午 3 时,已过饭点,酒楼没什么人,楼道的灯关着,日光从包房敞开的大门射进灰暗的楼道。年近半百的王攀逆光坐在大圆桌旁,椅背贴着墙壁。他穿一身黑色西装,正埋头按着手机。听见脚步声,王攀抬起一丝不苟的大背头,眼神明锐地穿过金丝半框眼镜打量着来客。

学校撤销公示后,王攀十分不满:“本来我是博导,这次只招硕士生,居然还撤销了。”1994 年留校任教后,王攀从事教职 20多年,培养了近 80 名硕士生。根据他提供的四份文档,在2019-2019 年两年教职工年度考核中,编号“5365”的他全是合格。

我本来是一个对学生很好的老师,现在变成了一个压榨学生的典型。”王攀说。他觉得自己是冤枉的。陶崇园的死和他没关系。王攀透露,学校曾以死因涉及学生隐私为由,不公开调查报告。

■ 自动化学院工作组相关人员要求王攀接受调解时发的消息/王攀提供。

陶家代理律师之一金宏伟表示:“王攀想公开,在这一点上我们是有共识的。我们更想公开,但官方不让。”

早在见面前,王攀就发来了十几份“证人证言”,有手写的也有电脑打的,证明他乐善好施、慷慨大方、道德优越。在与作者的接触中,王攀也不断补充着来自同事、前辈和学生的证明材料。

与王攀共事十多年的退休老教授邬梅主张“尽快恢复王攀老师的教学和科研工作”。邬教授难掩对学校的失望:“既然依法治国,对方提起了诉讼,那这边应诉就好。王攀老师律师请好了,律师费也付了,为什么压着不让他打官司呢?”她说,王攀老师忍了三年,没有乱说话,一直通过正常渠道反映问题,现在是“忍无可忍”了。王攀在一旁频频点头。

邬教授还痛心地表示:“中国有一句话叫‘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跟王攀说这是血的教训,他对这个学生太好了。”

不过,金宏伟却说:“王攀觉得学生对他特别感恩戴德,其实不是。学生私下骂他的也很多。”

从本科算起,陶崇园当王攀的学生七年了。一个年轻小伙怎么可能被同一个人欺压这么久而不反抗呢?王攀理解不了。

读本科时,陶崇园被同学选为班里的学习委员。王攀那时候是班主任,一般抓班上的三个骨干——班长、团支书和学习委员。“我对职位不对人。”王攀强调,他并不是因为陶崇园有多么出众而一眼挑中了他,“他看上去不起眼,胆子小,比较封闭,没有攻击性。”

陶崇园的 QQ 名是 Sunshine(阳光)。王攀讲那是他缺少阳光。“他刚来就是一个怯生生的样子,性格极其脆弱内向,是不能施压的人。”王攀形容道,“我们经常给他做心理辅导。”他带陶崇园唱歌吃饭;邀请陶崇园加入足球队,“做很多缓压的事”;给陶崇园机会公开讲话,“让他自信点”。

无论王攀主观上多么希望陶崇园变强,客观的结果是:陶崇园跳楼自杀了

作者从王攀处获得了三份由学校保卫处提供的事发当天的监控录像,分别命名为“碰头”、“交谈”和“跑与追”。

热门标签